法律文书

处理医患纠纷案件,专业、细致
手 机:13693339584
邮 箱:1491448483@qq.com
联系人:孙丽花律师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建外SOHO东区B座2002
法律文书
[返回]名称:代理词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XXX律师事务所接受本案原告xxx委托,指派xx律师担任与XX医院医疗损害责任纠纷案件的诉讼代理人。
我方根据庭审质证、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人出庭质证,以及本案相关证据与法律规定,发表代理意见如下以支持我方诉求,请何以予以采纳。
一、2015年5月4日,天津市XX司法鉴定所出具《法医临床学鉴定意见书》认定医院存在医疗过错,与患者的死亡结果之间存在一定的因果关系,法医学参与度为D级(40-60%);鉴定人以被告申请出庭接受质询,针对被鉴定人的质疑予以合理解释,法院应当予以采信作为认定本案事实的依据。
1、《法医临床学鉴定意见书》认定,“医院被鉴定人3级极高危的病情没能引起充分重视,未能及时请内科会诊,进行动态血压测定,以监测降压药物的疗效,判断高血压的严重程度,及时调整用药,医院尽管使用了降压药物,但血压波动大,其所采取的相应诊疗措施尚不够有力(积极有效)”。
被告申请鉴定人出庭质询:针对被告关于“降压药物使用不当与患者脑梗死因果关系”,鉴定人答复:患者因前列腺增生入院,入院当日,为患者行头颅CT平扫,未见明显异常。专家阅CT片,认定被鉴定人入院前无脑出血、脑梗死。医院术前降压不规范,血压波动大,致新发脑梗损害。
2、被告认为《血管造影术、介入溶栓治疗知情同意书》虽然日期不清,但患者家属已签字,履行了溶栓术术前告知义务。司法鉴定人指出告知方式存在瑕疵,未尽到告知义务。
本案送检材料移送至司法鉴定所之前,我方在对庭审材料发表质证意见:《血管造影术、介入溶栓治疗知情同意书》系被告医院在位患者行动脉溶栓术后签署,签署日期不清,不能认定医院在行动脉溶栓术前进行了告知。且被告医院的《血管造影术、介入溶栓治疗知情同意书》未告知患者病情、代替方案。违反《侵权责任法》第五十五条之规定,“医务人员在诊疗过程中,应当向患者说明病情和医疗措施。需要实施手术、特殊检查、特殊治疗的,医务人员应当向患者说明医疗风险、替代医疗方案等情况,并取得其书面同意;不宜想患者说明的,应当向患者的近亲属说明,并取得其书面同意。医务人员未尽到前款义务的,造成患者损害的,医疗机构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被告提供天坛医院血管造影术+介入溶栓治疗知情同意书样本,缺乏真实性、关联性,证明目的不予认可。
鉴定人出庭接受质询也认定被告医院《血管造影术、介入溶栓治疗病员家属知情同意签字书》存在瑕疵,无法证明医院术前履行了充分告知义务。
3、术前准备不足,患者发生一过性晕厥,医院为完善术前检查,术前医院人员准备不充分,与溶栓术后患者病情加重存在因果关系。被告向鉴定人当庭质询“溶栓术前应当进行的必要检查项目,与认定医务人员术前准备不充分理由”。鉴定人依据《司法鉴定程序通则》第二十二条之规定,遵守和采用该专业领域的技术标准和技术规范规定,出具相关文献,明确行动脉溶栓术前,医院未行血常规化验以及凝血时间、凝血酶原时间,纤维蛋白原含量。诊疗过程中仅有一名医师签字,且被告在《答辩状》中承认“休息时间呼唤介入科医师来医院行脑血管造影诊断、介入动脉溶栓”,术前准备不足。
4、医患双方对患者死亡原因存在极大争议,医院未尽到尸检告知义务以明确死亡原因,应当承担不利后果。被告医院当庭向鉴定人质询“尸检义务告知不充分依据与患者死亡原因”。被鉴定人当庭答复: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医疗损害赔偿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试行)》第16条规定,“患者就医后死亡,医患双方当事人不然能确定死因或者对死因有异议的,医疗机构未要求患者一方进行尸检,导致无法查明死亡原因,并致使无法认定医疗行为与损害后果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或医疗机构有无过错的,医疗机构应当承担不利的法律后果”医院未尽到尸检告知义务,患者死因不明,医院应当承担不利后果。
二、医院为患者行动脉溶栓术,司法鉴定人认定医院医疗过错行为与患者的死亡后果之间存在因果关系,且医院系超范围行医,鉴定人依被告申请出庭质询,鉴定人指出被告医院是否具有行动脉溶栓术资质未在出具过错参与度未将非法行医行为作为评价因素,我方请求合议庭予以查明事实,依法行使审判权,责令被告医院承担60%的过错责任,以慰逝者。
1、河北省卫生厅录音表明,被告医院不具有行动脉溶栓术资质,系超范围违法行医;
2、卫生局答复 ,医院在为患者行动脉溶栓介入术时,尚未取得资质;
3、鉴定人以被告申请出庭接受质询,当庭指出被告医院是否具有行动脉溶栓术资质未在出具过错参与度未将非法行医行为作为评价因素;
4、《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八条规定“患者有损害,因下列情形之一的,推定医疗机构有过错:(一)违法法律、行政法规、规章以及其他有关诊疗规定…….”。医院违法规章,法院有权行使自由裁量权进一步推定医院医疗过错责任程度。
 
在线客服